桑の偷懶出走美食美景地圖

天母地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高雄地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台南地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宜蘭

               

 台北大安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台中地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台北北投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石牌明德地區 

            

台北其他地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桃園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台北板橋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台東地區

              

 遊記│     持續施工中※

屏東│萬金聖母殿聖誕節特典        屏東│祖靈的孩子--泰武國小        

墾丁│國境之南的藍色水面之下      宜蘭│冬山河自行車道               耳其十大必吃必去 

                   

日本│大阪甲子園球場+場內導覽    日本│京都永觀堂夜楓               日本│大阪環球影城+哈利波特園區全攻略!

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

日本│和服+清水寺+二年坂            日本│由布院夢想園溫泉!       日本│豪斯登堡

                  

 日本│高千穗峽

 

 

 

美國西岸|加州迪士尼               美國西岸|賭城免費吃住全攻略     美國西岸|羚羊山谷/馬蹄灣/胡佛水壩

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

前言:翻到自己以前寫的文章內心還是有感觸,反觀現在的自己幾乎只記錄吃東西的部分,覺得也好懷念以前的自己啊 :)  於是決心要繼續寫散文跟小說,順便整理以前寫過的文章。這些都是我,多愁善感的、大笑的、愛吃的、喜歡冒險與旅行的....全都是我。不管好壞,我即將把所有的我坦承布公。

作品產出年:2006年

一個人吹風,一個人聽雨,一個人坐捷運,一個人對著天空發呆。
只要是一個人,對我而言,好孤單。
失去你的日子裡,我漸漸發現『悵然若失』的存在,原來世界裡還有一點奇怪的元素。
不該和你賭氣,我卻堅持自己並沒有錯;你知道的,人總是有一點悲哀。
那天的月光很皎潔,沒有下雨,沒有颳風;你是不是挑錯時間離開?
按照劇情,應該是個下著雷雨的暴風天……你總是不按牌理出牌。

這是你離開的第一天。
人的尊嚴中,總有一點倔強,我拒絕打電話,拒絕探問消息,拒絕表達情緒。
星星還是在台北的夜空上掙扎的發出光芒,畢竟,有時候電視機比較吸引人。
我轉開電視,正播放著我們平時一起窩在沙發上看的肥皂劇;當時到底在笑什麼?

假裝繁忙的第二天。
我照樣攤開畫布持續工作著,生活總得繼續下去,陽光無聲的灑在陽台上。
抓起畫筆,卻不習慣腳邊已沒了你的溫度;我只是無意義的塗上一層又一層的灰色,你喜歡的。
你選擇不回來,我選擇繼續佯裝。

持續逞強的第三天。
把浴室灌成一間充滿水蒸氣和泡泡香的大烤爐,將頭整個深深的埋進水中。
反正淚水混雜著水蒸氣和汗水,誰會知道? 至少,你不會。
浴室門外少了你殷切的催促聲,我不得不承認自己感到焦急。

天氣依然晴朗的第四天。
如果老天決定讓今天下雨,也許全世界都能陪我一起孤獨,可惜並沒有。
連魚缸裡的金魚都慵懶的貼著玻璃,少了你,這個家有一點不協調。
我倒了幾粒飼料在缸子裡,金魚居然絕食抗議。你的影響力,真不小。

在矜持邊緣掙扎的第五天。
我決定抓起電話,問到任何一點蛛絲馬跡;從這一端到那一端,沒有任何消息。
我們在賭氣,不是嗎?沒消息,我應該慶幸。
我探問著任何一個可能看過你身影的路人,但台北街頭有點冷漠。

第六天。適合放縱。
一大早,沒綁頭髮;我攤在鋼琴前,用手敲擊著鍵盤,一種憤怒震動著公寓。
你為什麼不回來?但願我能嘶吼,可惜鄰居不會答應。
你以前總愛遊走在黑鍵與白鍵之間,以示你引以自豪的音樂才華。
歡迎你回來,這回我不會再嘲諷你的走調。

滿一周了,第七天的消沉。
身為女人,總有句名言,『花錢能花掉一切痛苦』;身為女人,不能沒有瘋狂購物的經驗。
愛美的女人逛服飾店,愛家的女人逛精品店,而超級市場總是歡迎消沉的女人。
我推著購物車在走道上競速,你也曾陪我一起來過的。
我拾起一包餅乾,那是你情有獨鍾的品牌;希望還能看著你滿足的吃相。

第八天,終於下起雨了。
當我正在收拾著放在陽台邊的畫布,意外的瞥見牆腳的毛線球。
上面有著你動過的痕跡,但那已經是好幾天前了。
是鵝黃色毛茸茸的毛線球,你離開,卻忘了帶走它。
你留下了很重要的東西,表示你會再回來的吧?

第九天,如天氣預報所說的放晴。
又是個晴天,把昨天收起來的物品又搬了回去。
意外的,聽見了你的聲音。
嘴角已好久沒有上揚,我以輕快的步伐衝向大門。
你無辜的眼睛盯著我瞧,用爪子輕輕在我的牛仔褲管上摩蹭。

小歧,灰白相間的毛色,深綠色的眼眸,多種血統混雜的牠,我不會認錯。
九個月大的貓,是貓媽媽所生的九隻小貓裡排行第九的,我們也認識了九個月,錯不了。
我抓起你的腳掌,肉墊上還有乾掉的油彩;這幾天來,你上哪去了?

那天你抓破了我的畫布,我斥喝著你,你一個轉身又潑翻了一整打的顏料。
那幅畫很重要,我一個失手,在你的背脊上拍下一掌,我知道很痛。
你還擊了一爪在我右手的手臂上,那個痕跡還留著。
我開門將你丟了出去,而你也識相的很;這就是我們吵架的方式嗎?
想一想,還真幼稚。

把你拖進浴缸裡刷了又洗,你哀嚎似的拍著水面,你應得的,我笑著。
換你濕漉漉的趴在房間地毯上,我倒了飼料在你的專用塑膠碗裡。
偷偷塞了九顆貓餅乾,是你最鍾愛的品牌。
你有發現嗎?大概沒有吧,你吃的狼吞虎嚥,肯定餓壞了。

還是比較喜歡你留在家裡。
小歧,歡迎回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ps 這是桑所有短篇小說中的處女作^^

 

這是我國三的我寫的,

事隔八年之後,我竟然在一間冰店,遇到一隻跟我文內描述的很類似的貓咪,並碰巧的拍了照片...

在最近整理文章與照片的時候,意外發現不謀而合之處 :)

也許是這個機緣,讓我又再次想要整理文章了吧

創作者介紹

桑的偷懶日記 ♫ 小實習醫師的偷懶日記

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9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