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相信,冬天一定會走的。
  在寒冷的街角也是一樣的吧?
  『哪!拿去吧,聖誕夜吃點東西。』不記得那是怎麼樣的一雙眼神了……是同情、憐憫嗎?也不盡然吧,現代人的想法越來越難懂了。
  男孩彈了彈鴨舌帽邊緣的雪花,把自己凍傷的腳往衣服內縮,衣服的布料連身體都不夠遮掩,又何況要塞進一雙腳?男孩打著哆嗦,臉上的表情恨透了倫敦的雪。
  那隻優雅梳理自己灰色短毛的貓,正趴在男孩的肩上;輕輕的降在雪地上,連個腳印也沒有,灰貓伏在男孩凍紅起泡的腳指頭上,短短的毛有著一點點暖流。
  『謝謝先生。』男孩拍了拍滿是補丁的鴨舌帽以作為回禮。
頭頂上的雪下的更大了。

  我一直期待,冬天一定會來的。
  不管是你、是我,都一樣期待冬天吧?

  『媽媽,我要吃麵包!』小女孩扯了扯中年婦人的衣角,雪花輕輕的從她眨呀眨的睫毛上掉落。女孩喜歡雪,她可以和朋友打雪仗,而且冬天出爐的麵包才最可口。
  女孩是這樣想的。
  『那妳在這裡乖乖等,媽媽進去幫妳買麵包。』中年婦人拍拍女孩的頭,將女孩擱在麵包店門口,獨自走了進去。
  女孩玩起手腕上的玻璃珠手鍊,等待著香噴噴、熱騰騰的香味從開啟的店門中傳來;冬天總是這樣美好啊!如果永遠都是冬天就好了!
  今年聖誕節又會拿到什麼禮物呢?女孩邊等邊想著。
  屋簷外的雪下的更大了。

  男孩拿起某位紳士施捨的幾個銅板,往鄰近的一家麵包店走去。這是男孩有生以來,第一次拿著錢靠近麵包店,他從不知道,熱騰騰的麵包是什麼滋味……
  『請問,這些錢能夠買哪種麵包?』男孩攤開手,對著站在門口的女孩問道。女孩倒抽一口氣,她原本專心的在把玩腕鍊。
  『我也不清楚……都是我媽媽在買的。』一個幾乎從未碰過多少錢的男孩,碰上一個一直都是母親在呵護的女孩……對於『錢』實在不怎麼有概念。
  此時,麵包店的門咿咿呀呀的開了。
  『寶貝,回家囉!』是女孩的媽媽,推開門之後牽起女孩的手,將女孩拉開男孩身邊。
  『媽媽,但是這個哥哥他……』
  『別拖拖拉拉的,回家還得佈置聖誕樹、煮聖誕大餐等爸爸回來呢!』中年婦人拉起女孩的手,一去便沒有回頭。
  女孩轉頭看著衣衫襤褸的男孩,男孩目送女孩離去;兩個孩子,是不同世界的人。

  手中攤著的錢,究竟能買多少麵包?男孩推開門,走了進去。不久後,男孩空著手被推擠出來,老闆眼神凶狠的站在玻璃門內。
  如果,我也能佈置聖誕樹,我要裝上各式各樣的麵包。男孩這樣對自己說,但聖誕樹,長的是什麼樣子呢?
  男孩躲回街角那個屬於他的乞討角落,灰貓在他肩頭上喵了一聲。

  這個冬天,雪會停嗎?
創作者介紹

桑的偷懶日記 ♫ 小實習醫師的偷懶日記

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